陈从喜谈大数据支撑矿业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

发布时间:2023-08-09
阅读量:970
7月28日,由中国电子节能技术协会绿色矿山碳数推进管理办公室、呼伦贝尔市有关单位主办,中国电子节能技术协会绿色低碳矿业分会、中国亚洲经济发展协会矿业专业委员会、中国机电产品流通协会智能化矿山分会承办的中国矿业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呼伦贝尔)论坛,在呼伦贝尔市隆重举行。

论坛由中国电子节能技术协会绿色低碳矿业分会副秘书长、蒙草生态环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晚霞主持。



自然资源部咨询委员,中国矿业权评估师协会负责人,自然资源部矿产资源保护监督司原司长鞠建华、中国电子节能技术协会理事长黄建忠、自然资源部信息中心研究员陈从喜、生态环境部环境发展中心中环联合认证中心咨询事务部副部长徐波、北京地心互动科技有限公司CEO张鑫伟、中国亚洲经济发展协会矿业专业委员会常务副秘书长温建柯、江西基业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献刚等领导、专家先后围绕论坛主旨发言。

参加“访谈沙龙”环节的嘉宾热情地讨论了绿色矿山建设以及绿色低碳、矿业大数据、矿业权市场、矿产品贸易等话题,为促进矿业高质量发展建言献策。

以下是陈从喜主任的访谈实录(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主持人:下面的问题提给陈从喜主任,今天上午您讲到矿业大数据,就是想问问您,为什么要提倡用大数据来支撑矿业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现有的数据不能支撑吗?还有,就是如何来利用大数据支撑矿业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谢谢。


陈从喜:好的,谢谢主持人的提问,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刚才鞠司长讲到,我们原来从粗放的形式发展成现在走向高质量发展,特别是向绿色低碳方向进行努力。当然在用数据治理发展过程当中,政府做出了很大的努力,在做的过程当中也面临着很多困难,也面临着很多阻力。一方面是思想认识的过程,另外一方面也说明我们在管理过程中,或者推进这件事情的过程中,我们很多事情是不清楚的。举个例子来讲,目前矿业发展水平怎么样?是不是已经达到了绿色矿山的标准?刚才鞠司长已经讲了我们有4000多个绿色矿山,有1000多个是部级,还有一些是省级市级的。这些绿色矿山建好以后,到底发展得怎么样?是不是一直在保持绿色水平,是有提升还是有下降?我们国家矿业绿色发展水平和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的水平怎么进行比较?这是需要利用数据说话的一个方面。第二,今天上午鞠司长也讲了矿产资源形势,我们很多数据大部分来自于已有研究机构和部自己的统计数据,但这些数据可能是分布在各个部门,还没有完全能够集中起来统一使用。我们要做一个研究报告,需要抽调各个部门的人共同研究,形成一个研究报告再报给部领导或中央。第三,我们碳排放的发展水平,碳排放的数据库目前咱们国家还没有,现有的数据还难以支撑目前对低碳的认识、碳排放水平评价和碳标签的数据要求。


这些情况都说明目前我们的数据还难以保证矿业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的要求,主要是我们管理体制,仅以行政命令的形式,长期强调大家做出一些数据共享。但是大家都不愿意拿出来,为什么不愿意拿出来?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如果我拿出来以后,我的数据给别人了,我的家底让别人了解了,我就缺乏了竞争力。第二个原因我把数据拿出去,没有一个有偿回报,很多都是无偿披露。譬如,以稀土为例,工信部研究机构的数据和自然资源部研究机构的数据也都共享不起来。所以国家提出数据共享,呼吁了很多年,很难实现。自然资源部内部的矿产资源研究机构的有很多,如自然资源部信息中心、中国地质调查局,地调局内部还有矿产资源研究所、全球矿产资源战略研究中心、发展研究中心等等,现在新出来一个国际矿业研究中心,这些机构建立了很多数据库,但是这些数据都很难共享统一起来。因此,现有的数据我认为是很难保证目前矿业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需要矿业大数据技术进行支撑。



下一步我们应该怎么做呢?我想实现要提倡重视数据价值和数据交易。国家成立了数据管理局,就是要提倡把这些数据拿出来共享和交易,除了保密的数据在内网使用以外,能够拿出来的数据,大家把它贡献出来。怎么进行贡献?是要建立一个数据交换平台。第二个要建立统一的数据库的标准和数据目录,能够以简明的形式展示给管理部门和一些研究机构。第三个是对这些数据价值进行评估,评估完了以后,形成数据资产和产权,再形成像矿业权市场一样,把这些数据拿出来进行交易,这些数据交易了才能流动起来,只有这些数据交换、流动和加工,才能够产生数据的附加值。除了管理部门提出一些数据共享要求以外,还要有经济引导的作用,贡献数据有价值,使用数据要付费,将来这些工作都会在自然资源部、国家数据局的指导下有序发展,我想在不远的将来我们将建设统一的矿业大数据平台。第一步能够统筹自然资源部系统的数据;第二步统筹国内的数据;第三步和国际数据进行接轨。我们除了购买国外的数据之外,还要制定自己的数据标准,采集矿业全产业链的数据。目前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资源研究所已经建立了国际化的储量评估的标准,把全世界主要的矿种储量重新进行了核算,评估了全球的矿产资源储量的现状和未来的发展潜力,这些工作都是在矿业大数据的基础上完成的。特别是今天上午鞠司长讲的矿产资源形势分析,自然要建立在比较准确的数据基础上,有一套比较全面准确的数据,才能准确分析研判矿产资源形势,为我国矿产资源安全和“走出去”提供政策支持。我想在不久的将来大家齐心协力,能够把矿业大数据平台建立起来。


最后我想跟大家汇报的,是目前我正在联系自然资源部系统内外的单位联合筹建矿业大数据分会,我也希望在座的各位同行,愿意参加这份工作的朋友,大家一起把这个事业往前推进,为我国矿业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以及国家资源安全、供应链产业链的安全做贡献。我就介绍到这里,谢谢大家!

分享:
© 2024 北京皓名规划设计院 京ICP备2023012858号-1 网站开发:超越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