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绿色矿山推进委员会官网

从矿业权价款到矿业权出让收益

发布时间:2018-07-12 来源:绿色矿山 浏览次数:

       探矿权采矿权价款(以下统称“矿业权价款”)一直是矿产资源有偿取得制度的重要内容,在有偿取得制度的建立和完善的过程中,矿业权价款概念也不断丰富,导致矿业权价款存在如何认定、如何缴纳等诸多管理方面的难题。2017年国务院发布文件,将原来的矿业权价款调整为矿业权出让权益。如何理解和界定矿业权价款,矿业权价款和最新规定的矿业权出让权益是什么关系,矿业权价款和矿业权出让收益的征收如何衔接?本文拟就上述问题进行讨论分析。 

第一种矿业权价款——国家分享的找矿投资收益

       关于矿业权价款的规定,最早见于1998年2月12日公布的《矿产资源勘查区块登记管理办法》(国务院240号令)和《矿产资源开采登记管理办法》(国务院241号令),240号令中第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申请国家出资勘查并已知探明矿产地的区块的探矿权的,探矿权申请人除依照本办法第十二条的规定缴纳探矿权使用费外,还应当缴纳经评估确认的国家出资勘查形成的探矿权价款;探矿权价款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可以一次缴纳,也可以分期缴纳。”国务院241号令中第十条第一款规定,“申请国家出资勘查并已经探明矿产地的采矿权的,采矿权申请人除依照本办法第九条的规定缴纳采矿权使用费外,还应当缴纳经评估确认的国家出资勘查形成的采矿权价款;采矿权价款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可以一次缴纳,也可以分期缴纳。”由上述规定可以看出,只有申请人申请的矿业权是国家出资勘查并已探明矿产地,才缴纳经评估确认的国家出资勘查形成的矿业权价款,矿业权价款的实质对矿业权人对国家出资找矿有效投资的回报。在以后的政策文件中,也反复强调这一性质。

      1999年财政部、国土资源部联合印发的《探矿权采矿权使用费和价款管理办法》(财综字[1999]74号)第四条规定,“探矿权采矿权价款包括:(一)探矿权价款。国家将其出资勘查形成的探矿权出让给探矿权人,按规定向探矿权人收取的价款。 (二)采矿权价款。国家将其出资勘查形成的采矿权出让给采矿权人,按规定向采矿权人收取的价款。”   

      1999年财政部印发《关于探矿权采矿权使用费和价款管理办法的补充通知》(财综字[1999]183号),进一步明确了国家出资的解释,“《办法》中所称‘国家出资’,是指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以地质勘探费、矿产资源补偿费、矿业权使用费和价款收入以及各种基金等安排用于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的拨款。中央财政、地方财政和企事业单位共同出资用于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的,按各自投入比例享受出资权利。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拨款形成的探矿权采矿权价款收入,按《办法》的规定进行管理。”

       2000年国土资源部印发《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暂行规定》(国土资发〔2000〕309号)再一次明确,矿业权价款是指国家出资勘查形成矿产地的矿业权出让时收取的,变化在于原来规定的矿业权价款按评估结果确认,改为 “以批准申请方式出让的,按照评估确认的结果收缴矿业权价款。 以招标、拍卖方式出让的,评估确认的结果仅作为确定招标、拍卖的底价或保留价的依据,矿业权价款按照实际交易额收取。所以309号文中所规定的矿业权价款仍然是国家出资勘查并探明矿产地的矿业权,在出让时国家收取的找矿投资收益。但必须指出,此处经招标拍卖方式出让形成的矿业权价款,已经不仅仅是国家出资勘查探矿形成矿业权价值的评估结果,而是该矿业权的市场价值,即国家以所有者身份出让矿业权的对价,价款的含义得到了扩展和丰富。

       2000年国土资源部办公厅下发《国土资源部办公厅关于清理国家出资勘查已探明矿产地的通知》(国土资厅发[2000]32号)中对“国家出资”和“探明矿产地”的概念又进行了界定,“国家出资:是指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以地质勘探费、矿产资源补偿费、矿业权使用费和价款收入以及各种基金等安排用于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的拨款(以往其他经济类型的勘查投入且目前矿权已经灭失的,也视同国家出资处理)。”“探明矿产地:是指经地质勘查工作发现的具有工业价值或是有进一步工作价值的地段。主要要求:①对矿体分布和埋藏情况有一定的地质调查和必要的工程揭露、控制;②对矿石质量有正规取样化验资料,矿石品位、矿体厚度等指标符合现行矿产工业要求;③矿产地的资源量或储量规模除岩金为1吨、砂金为0.5吨以上外,其他矿种要达到现行《矿床工业要求参考手册》小型规模上限的二分之一的标准;④资源量或储量地质控制程度为推断的一预测的资源量及以上。”

       2006年财政部、国土资源部联合印发的《关于探矿权采矿权价款收入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财建[2006]394号),探矿权采矿权价款收入是指中央和地方人民政府探矿权采矿权审批登记机关通过招标、拍卖、挂牌等市场方式或以协议方式出让国家出资(包括中央财政出资、地方财政出资和中央财政、地方财政共同出资,下同)勘查形成的探矿权采矿权时所收取的全部收入,以及国有企业补缴其无偿占有国家出资勘查形成的探矿权采矿权的价款。此时价款不但包括出让时收取的,还包括国有企业后来补缴的价款。

       2010年财政部国土资源部联合印发的《关于加强对国家出资勘查探明矿产地及权益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财建〔2010〕1018号)在矿业权价款的认定和管理上,再一次延续了之前的政策。

       梳理以上规定可以明确看出,矿业权价款性质是投资收益,就是国家作为投资人出资找矿,并参与形成确定价值的找矿成果的投资收益分配。收取矿业权价款必须满足以下几点条件:一是国家出资参与了找矿,国家出资的范畴包括中央财政出资、地方财政出资及二者共同出资的情形(以往其他经济类型的勘查投入且目前矿权已经灭失的,也视同国家出资处理);二是国家出资找矿的最低成果要求是探明了矿产地,就是国家出资对形成矿业权是有贡献的;三是收取的时间节点是政府在出让探矿权采矿权环节,政府出让的方式既包括行政审批方式,也包括协议出让和通过招标、拍卖、挂牌等市场方式,均可收取矿业权价款,另外还包括无偿取得探矿权采矿权的国有企业补缴的价款。

第二种矿业权价款——国家出让矿业权的对价

       在矿业权价款作为国家出资勘查形成矿业权的投资收益这一性质逐渐明确的过程中,矿业权价款的另一种含义又悄然出现。

       2003年国土资源部印发的《探矿权采矿权招标拍卖挂牌管理办法(试行)》(国土资发【2003】197号),从完善探矿权采矿权有偿取得制度,维护国家对矿产资源的所有权的角度出发,规定符合条件的探矿权采矿权必须通过招标拍卖挂牌的方式进行出让,招标拍卖挂牌方式确定的中标人、竞得人应当按照成交确认书缴纳价款。此时的价款已经突破原来国家出资勘查探明矿产地的限制,而是所有以招拍挂方式出让矿业权所形成的对价,矿业权价款的含义从国家分享找矿投资收益扩展为国家以所有者身份出让矿业权,矿业权人有偿取得的对价。

       2004年国土资源部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探矿权采矿权价款管理的通知》(国土资发[2004]97号)中规定,价款是指国家依法出让探矿权采矿权取得的收入,包括以行政审批方式出让探矿权采矿权取得的全部收人和以招标拍卖挂牌等方式出让探矿权采矿权并按照成交确认书或出让合同等取得的全部收入。97号文中价款的含义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明确将矿业权价款作为矿产资源有偿出让的对价,是国家以矿产资源所有者身份收取的所有权收益,而不再仅仅分享找矿出资收益的内容了。

     2005年《国务院关于全面整顿和规范矿产资源开发秩序的通知》(国发〔2005〕28号)中要求,进一步推进矿产资源有偿使用制度改革,全面实行探矿权、采矿权有偿取得制度,采取市场竞争方式出让探矿权、采矿权,研究解决探矿权、采矿权无偿和有偿取得“双轨制”问题。

       2006年国务院批复同意的《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发展改革委关于深化煤炭资源有偿使用制度改革试点的实施方案 》(国函[2006]102号)中明确规定:实施方案发布之日起,试点省(区)出让新设煤炭资源探矿权、采矿权,除特别规定的以外,一律以招标、拍卖、挂牌等市场竞争方式有偿取得。实施方案发布之日前企业无偿占有属于国家出资探明的煤炭探矿权和无偿取得的采矿权,均应进行清理,并在严格依据国家有关规定对剩余资源储量评估作价后,缴纳探矿权、采矿权价款。可以看出,在该实施方案中,无论是针对方案发布之前企业无偿占有国家出资探明的煤炭探矿权和无偿取得的采矿权,还是方案发布之后新设探矿权采矿权,均要求收取价款。此价款的范畴已经不仅仅限于原来国家出资勘查形成矿产地的探矿权价款,还包括无偿取得的采矿权有偿处置需要缴纳的对价,以及新设探矿权采矿权出让的对价,矿业权价款范畴包括上述三方面的内容。

      2006年财政部国土资源部联合印发的《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关于深化探矿权采矿权有偿取得制度改革有关问题的通知》(财建﹝2006﹞694号),延续了国函[2006]102号文的规定,只是在矿产资源种类方面从煤炭扩展到除不能进入市场的国家专营矿种以外的所有矿产资源,使用范围上从试点到全面铺开。矿业权价款包括原来国家出资勘查形成矿产地的探矿权价款、无偿取得的采矿权有偿处置需要缴纳的对价,以及新设探矿权采矿权出让的对价。

       上述价款的概念被不断延用,2009年国土资源部印发的《关于进一步规范探矿权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国土资发﹝2009﹞200号)中规定,“协议出让的探矿权价款不得低于类似条件下的市场价”。

       2011年《国土资源部关于进一步完善采矿权登记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国土资发[2011]14号)第二十五条中规定,“由高风险矿种变更为低风险矿种的,还应缴纳矿业权价款”。

       仔细对比上述两种价款的内涵,可以发现,第二种价款的范畴已经包括第一种价款,第一种价款的含义是国家出资勘查形成成果收益的分配,第二种价款是国家出让矿业权的对价,这种对价中可能包括因国家出资勘查导致矿业权增值的收益分配,也可能其中没有国家出资勘查形成的增值收益。为了更为形象的理解两种价款的区别,可以举土地出让金的例子来进行类比。第二种价款就是土地出让金,第一种国家出资勘查探明矿产地的矿业权价款就是土地一级开发费用,国家在出让土地时收取的土地出让金,可能包含土地一级开发费用,也可能没有土地一级开发费用。

       从第一种价款到第二种价款的变化,主要原因是矿产资源有偿使用制度的不断深化,从简单的参与国家出资勘查成果的收益分配,到全面收取矿业权以有偿取得的方式出让的对价,让矿业权价款的含义不断扩大和丰富(探矿权、采矿权使用费一直也是矿产资源有偿取得制度的重要内容)。只是在这种变化中,将矿业权价款赋予两种不同的含义,造成概念使用上的模糊和歧义,为矿产资源管理带来的麻烦。如果当初能将第二种价款定义为“矿业权出让金”,或许这些问题就迎刃而解。

矿业权价款管理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矿业权价款管理一直是矿产资源管理的重点问题,实践中也存在矿业权价款长期欠缴、混淆两种矿业权价款的界定和管理,随意扩大价款征收范围和改变征收评估方法等方面的问题。

(一)矿业权价款欠征欠缴问题比较突出

        根据《审计署关于2448宗矿业权的审计结果》(2015年第3号公告)显示,矿业权人欠缴矿业权价款189.98亿元,欠缴矿业权价款滞纳金和资金占用费5.21亿元。报告表明,截止2012年底,甘肃省国土资源厅欠征矿业权价款、矿产资源补偿费、矿业权使用费合计高达61.6亿元;内蒙古国土资源厅欠征的矿业权价款及采矿权价款滞纳金合计27.77亿元;陕西省国土资源厅欠征采矿权价款达23.569亿元;湖南省国土资源厅欠征资源税、矿产资源补偿费和矿业权价款总计77,878.00。截止2013年底,山西省国土资源厅欠征采矿权价款高达58.0856亿元人民币,河北省国土资源厅欠征矿业权价款4.01亿元。截止2014年4月,仅内蒙古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国土资源局,就欠征探矿权价款1.1088亿元。

       根据《审计署关于1724宗矿业权的审计结果》(2016年第2号公告)显示,截止2014年底,6省区国土资源等主管部门欠征的矿产资源收入(不含矿山地质环境治理恢复保证金)共计29.53亿元。其中,截至2014年底,山东省国土资源厅欠征矿业权价款和矿产资源补偿费达17.5亿元,青海省国土资源厅欠征矿产资源补偿费、矿业权价款和使用费3.97亿元,新疆国土资源厅欠征采矿权价款3.55亿元,四川省国土资源厅欠征采矿权价款0.748亿元。截止2015年5月份,甘肃省国土资源厅欠征欠征采矿权价款和使用费0.1518亿元

       矿业权价款欠征欠缴的原因主要在于在制度设定初期,明确了矿业权人价款缴纳困难的,可以申请分期缴纳。分期之后,矿业权人由客观或者主观的原因,一直拖欠矿业权价款。

(二)对矿业权价款的征收范围做扩大化规定

       有的地方对第一种矿业权价款即国家出资勘查探明矿产地,征收的前提条件进行缺乏严格界定,随意扩大矿业权价款征收范围。2010年河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的《河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河北省矿业权价款缴纳管理办法(试行)的通知》(冀政办〔2010〕19号)中规定,“已设置的探矿权,在探矿权转采矿权时,其价款按采矿权处置”,“以招、拍、挂方式取得或已进行有偿处置的探矿权,应当扣除原已缴纳的探矿权出让金或者探矿权价款”。2006年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印发的《关于规范探矿权价款评估与征收办法的通知》(晋国土资发[2006]247号)强调:“对于按探矿权价款评估标准已缴纳完探矿权价款的探矿权人,在申请探矿权转采矿权时,须重新按采矿权价款的评估方法进行采矿权价款的评估并补缴采矿权价款与探矿权价款的差额。”上述规定,随意扩大了采矿权价款征收范围,对于原来已经缴纳过探矿权价款的或者以市场竞争方式取得探矿权,在转为采矿权阶段仍然征收采矿权价款,与中央政策文件中对采矿权价款征收范围相冲突,侵害了矿业权人的合法利益。

       在实践中,上述案例也时有发生。2017年国土资源部受理的A矿业公司不服B省国土资源厅采矿权价款收缴案就属于上述典型案例。

       2006年7月27日,A矿业有限公司以申请在先方式取得某铁矿的探矿权,取得时未缴纳价款。取得探矿权后,A矿业公司委托专业地勘队伍对该铁矿进行地质普、详查勘查工作,所需勘查资金均由A矿业公司承担。2012年5月, A矿业公司向B省国土资源厅提交探矿权转采矿权申请。B省国土资源厅批准设立某铁矿采矿权的同时,作出决定要求 A矿业公司缴纳该铁矿采矿权价款。A矿业公司对B省国土资源厅要求补缴采矿权价款的行为不服,向国土资源部申请行政复议。

       国土资源部审查认为,依据法律法规及政策规定,探矿权、采矿权人无偿占有属于国家出资探明矿产地的探矿权和无偿取得的采矿权应按规定进行有偿处置,合法取得且不涉及国家出资勘查探明矿产地的探矿权,在探转采时不需缴纳价款。矿业权价款是在探矿权、采矿权人无偿占有属于国家出资探明矿产地的探矿权和无偿取得的采矿权时才应按规定进行有偿处置并收取,对于合法取得且不涉及国家出资勘查探明矿产地的探矿权或采矿权则不需缴纳价款。据此,国土资源部依法作出了撤销B省国土资源厅要求缴纳采矿权价款的行为,责令退还A矿业公司已缴纳的采矿权价款的行政复议决定。

       国土资源部上述行政复议决定严格执行矿产资源管理法律政策要求,依法纠正省国土资源厅擅自扩大矿业权价款征收范围,发挥了行政复议内部监督作用,维护了A矿业公司的合法权益,应当值得点赞!

(三)其他问题

       在矿业权价款确定的方法上,中央政策要求应当经过评估机构合法评估并经国土资源部门确认和备案(确认和备案制度已经取消),但在地方实际操作中,存在简单的用询价代替评估或者用资源储量与价款缴纳标准的计算代替评估;用有关机构出具的价款计算说明代替有资质的矿业权评估机构依法作出的评估结果。如前文提到的《河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河北省矿业权价款缴纳管理办法(试行)的通知》中就规定,采矿权价款计算结果为资源储量乘以价款缴纳标准,不再按照法律政策要求必须经过有资质的评估机构进行专业评估程序。

       扩大对国家出资勘查并探明矿产地认定标准的解释。认为新的勘查或者储量核实,只要利用原来国家出资勘查成果的,新增储量都应该缴纳矿业权价款。2012年内蒙古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印发的《关于处置矿业权价款有关问题的通知 》(内国土资发〔2012〕822号)中就规定,“矿业权人为满足开采等需要,进行储量核实或生产勘查,在矿业权范围内,利用原国家出资勘查地质成果,并提交了核实、勘查报告,资源储量发生变化的。属于以下情形的补充处置矿业权价款:(一)新增加煤层或原不可利用的煤层变为可利用的煤层,或煤层厚度增加,使资源储量增加的;(二)预测的资源量(334)?,经补充勘查提高了资源储量类型,尚未处置矿业权价款的;(三)重新进行储量核实,新增资源储量的。但资源储量总量未增加的,不再重新处置矿业权价款。”

矿业权出让收益

      2017年公布的《国务院关于印发矿产资源权益金制度改革方案的通知》(国发〔2017〕29号)中明确规定,“在矿业权出让环节,将探矿权采矿权价款调整为矿业权出让收益。将现行只对国家出资探明矿产地收取、反映国家投资收益的探矿权采矿权价款,调整为适用于所有国家出让矿业权、体现国家所有者权益的矿业权出让收益。”这一规定实际上就是上文所谈到的从第一种价款过渡第二种价款,将第二种价款即国家以所有者身份出让矿业权取得的对价正式定名为出让收益。出让收益的确定,重新界定了过去较为模糊混乱的矿产资源有偿取得的内容,厘清了收取国家投资收益和收取国家所有者权益的区别,是矿产资源有偿取得制度的新的里程碑。

(一)矿业权出让收益征收主要内容

      《国务院关于印发矿产资源权益金制度改革方案的通知》对矿业权出让收益确定的方式和标准、中央地方分成、缴纳期限和比例等问题做了原则性规定。为了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矿产资源权益金制度改革的精神,2017年7月,《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关于印发<矿业权出让收益征收管理暂行办法>的通知》(财综[2017]35号),对矿业权出让收益征收管理进行了细化。

  1. 关于确定出让收益的具体形式和标准

    根据政策规定,矿业权出让收益由矿业权出让方式决定:

    第一,以拍卖、挂牌方式出让的,竞得人报价金额为矿业权出让收益;以招标方式出让的,依据招标条件,综合择优确定竞得人,并将其报价金额确定为矿业权出让收益;以协议方式出让的,矿业权出让收益按照评估价值、类似条件的市场基准价就高确定。

    第二、采用招标、拍卖、挂牌等竞争性形式出让矿业权的,以出让金额为标的,矿业权出让收益底价不得低于矿业权市场基准价;以出让收益率为标的的,出让收益底价由矿业权出让收益基准率确定。矿业权市场基准价由地方矿产资源主管部门参照类似市场条件定期制定,经省级人民政府同意后公布执行。矿业权出让基准率,由省级矿产资源主管部门、财政部门确定,并根据矿产品价格变化和经济发展需要,进行适时调整,报经省级人民政府同意后公布执行。

    第三,矿业权出让收益原则上通过出让金额的形式征收,特殊情况下可以通过矿业权出让收益率的形式征收。

  2. 关于出让收益缴纳的方式和期限

    第一、矿业权出让收益在出让时一次性确定,以货币资金方式支付,可以分期缴纳。取消了国有地勘单位探矿权采矿权价款转增国家资本金政策,矿业权出让收益都要以货币资金方式缴付,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第二、矿业权出让收益分期缴纳的,首次缴纳金额不得低于出让收益的20%。具体一次性缴纳标准、首次缴纳比例和分期缴纳年限,由省级财政部门、矿产资源主管部门确定。国土资源部登记发证的油气等重点矿种的矿业权出让收益的上述有关政策,由国土资源部制定统一标准。

    第三、探矿权转让的,未缴纳的探矿权出让收益由受让人承担缴纳义务;采矿权转让的,采矿权人需要缴清已到期的部分,剩余采矿权出让收益由受让人继续缴纳。

    第四、探矿权转为采矿权的,不再另行缴纳采矿权出让收益。探矿权未转为采矿权的,剩余探矿权出让收益不再缴纳。采矿权人开采完毕注销采矿许可证前,应当缴清采矿权出让收益。

  3. 关于矿业权出让收益的分成

    国务院明确规定,矿业权出让收益中央与地方分享比例确定为4∶6。相比较《财政部、国土资源部、中国人民银行关于探矿权采矿权价款收入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财建[2006]第394号)中规定的“探矿权采矿权价款收入按固定比例进行分成,其中20%归中央所有,80%归地方所有”,中央在矿业权出让收益上比重增加。这样规定的目的是,兼顾矿产资源国家所有与矿产地利益,保持现有中央和地方财力格局总体稳定,与我国矿产资源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的国情相适应,同时有效抑制私挖乱采、贱卖资源行为。

    关于矿业权出让收益的支出用途,由各级财政统筹用于地质调查和矿山生态保护修复等方面支出

(二)矿业权出让收益征收几个问题

  1. 出让新设矿业权的,矿业权人应当按照目前的政策规定缴纳矿业权出让收益。但如何解决过去矿业权价款征收遗留下来的问题,矿业权出让收益征收涉及到与原来矿业权价款的衔接,是当前矿业权出让收益征收需要重点解决的问题。

  2. 过去已经确定但尚未缴纳的的矿业权价款如何处理?政策规定,之前形成的探矿权采矿权价款继续缴纳,缴入矿业权出让收益科目并统一按规定比例分成。原来经囯土资源主管部门批准,按规定分期缴纳探矿权、采矿权价款的矿业权人,在批准的分期缴款时间内,按矿业权出让合同或分期缴款批复缴纳剩余部分。

  3. 原来通过申请在先无偿取得的探矿权后转为采矿权的如何处置?政策规定,申请在先方式取得探矿权后已转为采矿权的,如完成有偿处置的,不再征收采矿权出让收益;如未完成有偿处置的,应按剩余资源储量以协议出让方式征收采矿权出让收益。尚未转为采矿权的,应在采矿权新立时以协议出让方式征收采矿权出让收益。可见,原来通过申请在先审批方式获得探矿权,只有在转化为采矿权后才收取出让收益。有偿处置含义,是指按照《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关于深化探矿权采矿权有偿取得制度改革有关问题的通知》的要求,进行清理、评估并缴纳相应的采矿权价款。

    对于无偿占有属于囯家出资探明矿产地的探矿权和无偿取得的采矿权如何处置?政策规定,对于无偿占有属于囯家出资探明矿产地的探矿权和无偿取得的采矿权,应缴纳价款但尚未缴纳的,按协议出让方式征收矿业权出让收益。其中,探矿权出让收益在采矿权新立时征收;采矿权出让收益以2006年9月30日为剩余资源储量估算基准日征收(剩余资源储量估算的基准日,地方已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有人提出,如果是通过申请在先无偿取得的国家出资探明矿产地的探矿权,按照上述2的规定,应当征收采矿权出让收益;按照上述3的规定,应当征收探矿权出让收益,到底需要征收的是探矿权出让收益还是采矿权出让收益?笔者认为,按照政策规定,申请在先取得的空白地的探矿权并不征收出让收益,只有探矿权转为采矿权,才征收采矿权出让收益。如果是申请在先无偿取得的国家出资探矿矿产地的探矿权,则在采矿权新立时征收探矿权出让收益。

  4. 勘查区范围内增列矿种的如何处置?政策规定,已缴清价款的探矿权,如勘查区范围内增列矿种的,应在采矿权新立时,比照协议出让方式,在采矿权阶段征收新增矿种采矿权出让收益。

  5. 矿区范围内新增资源储量和新增开采矿种的如何处置?政策规定,已缴清价款的采矿权,如矿区范围内新增资源储量和新增开采矿种,应比照协议出让方式征收新增资源储量、新增开采矿种的采矿权出让收益。其中,仅涉及新增资源储量的,可在已缴纳价款对应的资源储量耗竭后征收。